s
联系我们

扩散!呼和浩特已有多人被骗这个兼职工作是骗局……

作者:admin 文章来源:未知 2018-08-02 18:38

  北方新报(文/记者 张巧珍)在不影响本职工作的同时,如果还有一份动动手指就能轻松赚钱的兼职,你会不会心动?

  最近,呼和浩特不少市民就被星动网络的兼职“套路”了,只要在朋友圈发条旅游广告,一天可以挣20元,前提是先缴纳298元押金。7月11日,这家公司又推出一项酒店业务,交纳530元入职,每天可以领70元工资。就在很多市民缴纳押金后,次日突然传来公司跑路的消息。

  记者调查发现,这起广告兼职骗局涉及全国上万人,单笔被骗金额较小,从298元到上千元不等,但受骗人员众多,仅内蒙古一地,就有上千人中招。

  “喵喵LOVE”是5D工资群的组长,任职不到半个月。她告诉记者,组长工资约定200元/天,但是实际发下来工资是100元/天,另外100元是押金,押的工资10天结算一次。组长的主要任务是接待安排新人工作,负责承担群成员薪酬核算与发放。

  “我也是受害者。7月11日推出酒店业务的时候,强制要求组长缴纳530元押金率先推送,当时心里就有不好的预感,提心吊胆过了一天,一看当天晚上发了工资,悬着的一颗心终于落了地。第二天入职酒店业务的人数比前一天激增了一倍,没想到晚上快到发工资的时候,发送微信,公司财务就不回了。”7月12日,“喵喵LOVE”对记者说,她无意间成了“背锅侠”。事发后,不少群里的成员骂她是骗子,要求她退钱,但她当时已经把钱汇给了对方,确实无钱可退。

  “喵喵LOVE”给记者提供了两张截图,均是向星动网络指定账户陈廷江的转账记录。7月12日当天,她分两笔分别向陈廷江汇款8048元和5266元,而11日的转账记录更是高达34788元。

  与“喵喵LOVE”一样,小宋也是其中一个群的组长,任职刚刚一个星期。她告诉记者,她每天除了为新人办理入职,最主要的工作是做报表和转账,把当天新入职人数和入职金额报送给财务,然后分别在中午12点、下午6点和10点30分,将当天的入职金汇到指定账户。“每个群都有一个组长,仅我所在的组长群就有60多人,这也就意味着有60多个群,每个群200人,这就是上万人了。但我觉得远远不止这些。”记者采访中了解到,入职人员按照ABCDEFG分组,每个组又从1到200开始排序,截至7月11日,最后入职的人员工号已经排到21D。

  随着记者调查的深入,发现陈廷江并不是唯一的收款人,根据群里其他组长提供的转账截图显示,转账名字还有“刘东平”“符彬彬”“简楚涛”等。

  在采访中,不少群成员也提出质疑,群组长究竟是受害者还是同伙还有待求证,因为事发以后,不少群成员联系组长,却发现已经被拉黑了。记者根据群成员提供的组长名片试图加其好友,要么显示无法加入要么杳无音讯。

  6月10日,呼和浩特的张女士在微信朋友圈发现一个好友每天晒兼职工资的截图,20元、88元,有时候还会上百元。这究竟是什么兼职?据她的好友介绍,只要缴纳298元押金,每天在朋友圈发布一条途牛旅游广告即可领到20元工资。

  “20元工资,半个月回本,以后的加油钱就有了着落。”张女士美滋滋地算了一笔账,然后在好友的推荐下,通过微信向星动网络一位叫小潘的组长缴纳298元押金办理了“入职”,成为一名广告分享员,组长随后将她分配到5D工资群。

  星动网络宣称,在朋友圈推送广告是精准营销,从而起到宣传商家及推广产品的效果。每天的广告任务和工资都是通过工资群来分配,早上9时推送任务,晚上7时30分领取工资,工资是组长以红包的形式发放。每推荐一个新人还可获得88元奖励,通过不断发展下线,工资也会随之增加。

  张女士兼职了近一个月,除去本金赚了600多元。7月11日,群里又推出扩展业务,称“星动网络平台与大众点评网达成酒店外宣协议,工资为每天70元,在职人员可自愿参加,新人必须先入职旅游项目才可参加。前提是需缴纳入职金530元。”张女士当天便投入530元,当晚7时30分,并如实领到70元酒店工资和20元旅游工资。

  第二天,眼看到了发工资的时间,群里一直没有动静,随后就传来公司管理层跑路的消息。此时,张女士才知道上当了。同时受骗的,还有张女士的朋友杨女士和康女士,她们刚刚缴纳了298元入职押金,只领了20元。

  记者在多个微信群看到,受骗者不仅是呼和浩特,还涉及包头、鄂尔多斯、乌兰察布、通辽等内蒙古多个地区,甚至还有不少西安、焦作、北京等外地的网友,其中多以女性居多,尤其是一些在家带孩子的宝妈。根据群员统计的名单,单笔被骗金额较小,从298元到上千元不等,但受骗人员众多,仅记者所在的6个群就已经上千人。

  小潘是后来升任的群主管,他是否就是幕后诈骗团伙成员之一呢?点开他的微信,首页至今保留着公司的“豪言壮语”--机会比薪水更重要。不过,自从7月12日以后,他的微信名字改成了“是”,个中缘由耐人寻味。

  根据小潘给记者提供的一张星动网络公司的营业执照显示,公司名称为“成华区星动网络科技工作室”,地址在成都市成华区天祥街132号附2号,登记机关为“成都市成华区市场和质量监督管理局”,登记日期2018年1月22日。记者随后登录成都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网站,在企业查询一栏中查询,发现确有这样一个公司,经营者叫陈浩权,注册资金为1万元,主营项目软件设计、广告设计以及网络科技,但无任何公开联系方式。

  5月22日,天涯论坛曾爆出一张“成都市成华区溪辉网络工作室电信诈骗数万人金额近千万”的帖子,帖子中提到的地址同样为四川省成都市成华区天祥街132号附2号,经营者叫金鹏辉,营业执照的登记日期同样是2018年1月22日,经营范围与星动网络如出一辙。同一个地址两家公司?

  7月13日,记者委托成都的朋友黄晴前去查探,她根据营业执照的地址一路找去,却并未找到这家公司。“天祥街一带是一个老旧小区,一楼是底商,楼上是民居,过了天祥街132号便是150号,没有发现132号附2号,问了周边的商户,也都不清楚。”黄晴对记者说。

  在这起广告兼职的骗局中,包头市白女士一家人损失了1700元。“起初也有过质疑,还专门查询过工商局网站,确认这家公司确实存在,后面才大胆追加了530元。”白女士很沮丧地告诉记者,真正让她放松警惕的是,每天的工资是定时定点发放,从未出过差错,而且推送的任务都是正规的途牛旅游线路,一天发一条朋友圈,也不会影响或占用太多时间。

  “我和途牛的一个朋友确认过,每天推送的旅游线路确实出自途牛,所以才做了这个兼职。”另一位参与兼职的市民莫凡对记者说,除了受到眼前利益的诱惑,很大程度是因为途牛网的影响力。

  7月15日,记者就此事联系到途牛旅游网公关王蜜。她告诉记者:“我们从未委托‘星动网络’发布旅游宣传信息。其在微信群组发布招收兼职分享员的行为完全系自身的经营行为,与途牛旅游网无关。”随后,王密给记者提供了一份“关于星动网络涉嫌侵权途牛旅游网的声明”:“星动网络”的行为已经对途牛旅游网造成不必要的负面影响,途牛旅游网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一切权力。这是7月11日途牛接到全国各地网友反馈的信息后连夜发出的。

  案发后,不少市民向公安机关报了警。赛罕区公安分局一位姓杨的民警告诉记者,他们是7月11日晚上接到的报警,就目前情况来看,此事涉及的不止是赛罕区,新城区、玉泉区、回民区都有,受骗人数和被骗金额目前还没有统计,警方还在进一步侦破当中。

  “这种套路就是庞氏骗局,拆东墙补西墙,空手套白狼。用新入职的钱支付老员工的短期回报,一旦没人投钱了,资金链断裂,就会导致模式崩盘。”赛罕区刑警五中队中队长赵剑分析。

  内蒙古善衡律师事务所艾国平律师认为,这是一起典型的网络诈骗,以非法占有押金为目的。“一般来说,诈骗金额达到2000元才可以进行刑事立案,虽然此案单笔数额较小,但是受害人众多。根据相关法律法规,2年内多次实施电信网络诈骗未经处理,诈骗数额累计计算构成犯罪的,应当依法定罪处罚。因此,本案已经构成诈骗罪,受骗者可以联合报案,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